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厂家

【推荐】众泰汽车拖欠款涉及多家上市公司计提坏账超4亿元

2023-01-16 来源:贵阳机械信息网

众泰汽车拖欠锂电池供应商比克动力货款一事,正在引发连锁反应。

11月10日晚,比克动力的锂电池设备供应商杭可科技发布《对比克动力应收账款和存货风险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称,杭可科技对比克电池的应收账款余额合计1.06亿元。鉴于比克电池当前存在的回款风险,公司目前已对该部分应收账款补充计提坏账准备2220.4万元,补充计提后相关坏账为3421.07万元,综合计提比例达到32.19%。如比克动力的应收账款无法全部或部分收回,公司将对该部分款项全额或部分计提坏账准备。

在此次欠款事件中,杭可科技并不是第一家被波及的锂电池上游供应商。

11月7日,比克动力的锂电池正极材料供应商容百科技发布关于比克动力应收票据到期未能兑付事项的公告。公告透露,容百科技收到比克动力的商业承兑汇票共计7002.8万元,到期日为2019年10月29日,截至公告发布当日,相关数额的承兑汇票仍未兑付。目前,容百科技对比克动力的相关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合计达2.06亿元。

当升科技也于11月8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对比克动力的应收账款余额为3.7亿元,上述应收账款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

对于拖欠的三家供应商欠款,比克动力对未来汽车回复称,由于公司与众泰之间数亿元的诉讼案件还未解决,公司对上游供应商的正常回款进程也受到影响。目前,该公司合作的产业链条已出现负面连锁反应。

此外,比克电池表示,众泰的欠款确实给该公司带来现金流压力,但目前比克电池的正常经营情况并未受到影响。

10月14日,比克电池曾对众泰众泰汽车欠款一事做出披露。比克电池称公司已起诉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涉案金额达6.21亿元。一位接近比克电池的人士对未来汽车(ID:auto-time)表示,众泰汽车的相关欠款最早可追溯至4年前,这期间比克电池曾多次与众泰汽车进行交涉并约定货款支付计划,但众泰汽车多次食言,导致相关问题仍未解决。

当前,比克电池与众泰汽车的相关诉讼案已被杭州市中级法院受理,诉讼过程仍在进行中。

上市公司排队踩雷,众泰汽车50亿窟窿都埋了谁?

众泰汽车因为销量好一度被称为“中华神车”,如今这辆“神车”却深陷债务泥潭,48亿短期借款压顶,又遭遇讨债门、大股东所持股份被冻结……

而野马财经注意到,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众泰汽车还有着合计逾50亿元的应付、预收账款。

自身难保的众泰,已经成为一颗不定时的“雷”,正在上演连环炸,一波上市公司纷纷中招......

众泰危机再发酵,实控人股份全部遭冻结

11月8日晚间,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大股东铁牛集团所持38.78%的股份已经悉数被冻结。

图片来源:众泰汽车公告

对于铁牛集团股份被冻结的原因,众泰汽车在公告中表示“原因尚需进一步确认”。

早在11月6日,众泰汽车就发布公告表示,铁牛集团占公司总股本的31.95%的股份被冻结,黄山金马集团占公司总股本的5.21%的股份被冻结。而这两家企业同属于公司实控人应建仁旗下,至此,后者所持公司股份全部被冻结。

目前,众泰汽车市值56.57亿元,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对应市值约24.88亿元。

从经营层面来看,自2018年10月,众泰汽车就已经停产。2019年月,众泰汽车销售12.5万辆,同比下滑约32%。半年报显示,2019年1—9月,众泰实现营收54.01亿元,同比下降59.59%;亏损7.6亿元。其中,第三季度业绩更是呈断崖式下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7亿元,同比下降521.5%。

与此同时,截至第三季度末,众泰还有48亿的短期借款,现金及等价物余额却只剩下9.14亿元,缺口巨大。

从今年4月开始,众泰汽车股价已经从最高6.8元/股一路下跌至2.75元/股,股价跌幅近60%,市值蒸发超80亿元。

上下游客户受影响,上市公司接连踩雷

众泰汽车的“暴雷”,不仅使自己陷入困境,也连累了一众合作方。

11月7日,锂电池巨头、百亿市值的当升科技()连夜发布公告,提示对深圳市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比克动力”)3.79亿元的应收账款风险;就在当日早些时候,容百科技()曾一连发了3份公告,披露对比克动力的逾2亿应收账款踩雷事件。

其中,当升科技成立于1998年,2010年上市,是一家从事锂电正极材料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3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其营收为5亿元,同比减少25.75%,而2019年截至9月30日,现金流为1.5亿元。

相关财报显示,当升科技在2016年到2018年对比克动力的销售额分别为2.61亿元、3.14亿元、5.68亿元。而今年截至11月7日,销售额合计1.16亿元。

当升科技在公告中表示,已经对未收回的款项进行了坏账计提准备。而公司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不过1.5亿元,换言之,这笔可能收不回来的款项几乎相当于其一年的净利润。

11月8日,当升科技股价下跌6.75%,收盘21.28元/股,市值92.93亿元。

至于容百科技,财报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归属净利润为1.59亿元,同比增长2.58%。若这2亿元应该账款真的全部计提了损失,对于容百科技而言,同样无异于辛苦一年都白干。

消息一出,容百科技上市4个月来首次破发,11月7日股价下跌9.83%,收报于27.89元/股。8日股价持续下跌3.33%,收于26.96元/股。

有意思的是,野马财经注意到,容百科技和当升科技有同一个创始人——白厚善。

具体来看,作为创始人之一的白厚善,曾位列当升科技第四大股东。后随着公司业绩下滑,他选择了辞职,并以增资和股权司法拍卖的方式,取得了金和锂电的控制权,在不到5年的时间,将之摇身变成如今的“容百科技”。

看着自己一手创办的两家企业同时踩雷,不知道白厚善作何感想。

“连环炸”尚未结束,50亿元应付预收谁会中招?

实际上,当升科技和容百科技只是众泰汽车暴雷连环炸的冰山一角。例如,比克动力自己的日子更不好过。

作为众泰汽车的主要供应商之一,早在10月份,比克动力就因为6亿欠款,将众泰汽车告上了法庭。公开数据显示,比克动力为众泰提供的动力电池数量约占众泰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供货量的60%。

根据比克动力公告表述,2018年众泰就开始拖欠货款,“而后比克动力开始向众泰催要货款,催款过程众泰闭门不见,不履行协议,对比克的拜访闭门不见”。基于此,2019年1月起,比克动力停止向众泰供应电池。

受此影响,比克动力的股东长信科技()和中利集团()也受到牵连,11月7日股价均出现大跌。

目前,长信科技持有比克动力11.65%的股权,中利集团持股8.29%,分别是第六大和第八大股东。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家公司都曾试图控股比克动力,计划最后均夭折。不过因为比克动力去年未完成业绩承诺,且业绩下滑,导致长信科技计提了2.62亿元的减值准备,中利集团也计提了2.55亿元的资产减值。

众泰汽车的问题也引发了深交所对长信科技的关注,下发问询函,要求说明是否与比克动力存在关联交易与应收帐款等。11月8日早间,长信科技回复否认。8日股价随之上涨,收盘7.34元/股,涨幅6.22%。

此外,杭可科技()、中国电研()等也都与比克动力有着业务往来。

例如,杭可科技也是从事新能源锂电池的生产和销售,招股书显示,比克动力是其第二大客户,2018年销售金额为8252.16万元,占其当年营收的7.19%。目前杭可科技还未就比克动力一事发布公告,不过11月8日,杭可科技股价下跌2.17%,收盘于38.32元/股,市值153亿元。

至于众泰汽车,并未披露其供应商具体名单,但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其尚有应付账款42.10亿元及预收账款8.95亿元。

如果众泰危机进一步发酵,除去比克动力及相关公司,这50亿元款项,以及尚未偿还的高额借款又会将谁拖下泥潭?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

集成灶哪个品牌好

集成灶品牌代理

加盟集成灶

集成灶品牌

友情链接